AD
 > 時尚 > 正文

書摘 - 曰本也蟲群之心有“居委會”

[2020-01-18 18:51:04] 來源: 編輯: 點擊量:
評論 點擊收藏
導讀:搭黃綠色的山手線電車到秋葉原,換乘總武線向東,到淺草橋時也曾進入下町,又順次經過兩國站和錦系町站,抵達龜戶站,再步輦兒十幾分鐘便抵達龜戶三丁目。?這里的修筑多灰白或淡黃色,

搭黃綠色的山手線電車到秋葉原,換乘總武線向東,到淺草橋時也曾進入下町,又順次經過兩國站和錦系町站,抵達龜戶站,再步輦兒十幾分鐘便抵達龜戶三丁目。

?

這里的修筑多灰白或淡黃色,幾乎沒有逾越5層的樓房,天天空電線雜亂無章,街道局促卻潔凈,花花草草從不起眼的角落里冒出來,從鐵門的柵欄里伸出來,從樓頂垂落下來。連屋檐上守候回收的啤酒瓶架上也擺滿了盆栽植物,有曠地處即有樹有花,讓你不能不慨嘆這個民族對美的拘泥。陽光很足,衣物與被子晾曬在為數浩繁的臨街窗臺和天臺上,街旁人山人海漫衍著一些商號,好比“大井商鋪”、“梅壽司”,隨時有人排闥而入,或許推門而出。倒是符合雅各布斯在《美國大都市的死與

蟲群之心

生》里寫的“要有一些眼睛盯著街道”,因為“街邊的樓房具備敷衍生疏人、確保居民及生僻人平安的工作”。

?

龜戶三丁目町內會會長佐藤和男的名字就刻在自家門上,日自己家的地址以“區-丁目-番-號”標識,“町”相當于中國的街、巷,町內會則是居民自治的根本單位,相似于中國城市的居委會。這一天,由江東區政府與江東區龜戶町內會聯合會合辦的夏末大會將要舉行,早早地,龜戶中央公園里也曾有人開端頂著驕陽布置攤位和舞臺了。

?

“咱們三丁目町內會有900多戶人家,而我仍是整個龜戶周邊町內會籠絡會的會長,”78歲的佐藤先生說,“町內會最大的作用便是連接行政和住民,如果不有它,行政的意旨就抵達不了居民?!?/p>

?

和幾十年前一樣,運動留言板依舊是這里的居民獲知區內事項的主要門路。除了撒播區役所(區政府)的通知,町內會集會、節慶、婚喪嫁娶的動態、各類服務性信息譬如布局郊游、回收制品等,也都由留言板送達?!皞鏖喌姆ǘ仁且幎ê昧说?,一戶看完了蓋個章送到下一戶,一般一周就能傳遍整個社區,要是有緊急通知,3天便可以轉完?!?/p>

?

日本的町內會制度形成于20世紀初。二戰期間町內會被軍部管制,成為和平機器終端的螺絲釘。佐藤教師那時正上初中,“此刻町內會是逼迫退出的,由于食糧執行配給制,不加入就分不到吃的?!?/p>

?

戰后,町內會制度一度被美軍撤廢,但后來又以自治構造的模式重新崛起。町內會現在與當局不有關系,會長兩年一改選,町內會大眾由住民輪番擔當,悉數是責任勞動。居民可以自愿決定可否加入,每戶每月的會費是300日元,而租戶則是100日元。日自己LOVE集體,怯生生落單,很多町內會布局的勾當,你不是會員就不太好含義參與,所以入會率有90%擺布。

?

佐藤教師給我一份《平成16年度(2004年)進出決算呈報書》,內中具體列出了龜戶三丁目町內會的各項預算和決算,此中收入一小部分以會費至多,而支出則有31項之多,征求防災費、夜警費、敬老費、水道光熱費,等等。在每個大年節黑暗的夜里,町內會人民便五六團體一隊,

蟲群之心

拿脫手電筒或提著燈籠巡查街區。每一支步隊都有一整體脖上掛著鈴鐺,走幾步就敲擊一下,而巡視公共則用飛揚而悠久的聲音默示著:“鑒戒火燭!”關于老住民來說,這種聲響已成為新年空氣的需要要素。

?

加倍日常的則是防災。每一年八九月間,日本的電視上就起頭充斥著各地展開防災訓練的新聞。龜戶也不例外,區役所、消防署與町內會相助,以漫畫的模式對寶寶教學地震、火災時的應對之策。龜戶町內會匯集會印制了巨幅的防災地圖,內中標出了臨近街區的亡命場所、耐久集合場所、消防署、病院、防災貨倉,等等。從輿圖里看,街頭滅刀兵、消防栓和防火水槽散布得密密麻麻,幾近幾十米就有一個。一旦江東區涌現6級以上的地動,町內會人民在確保自身及家人安然的條件下,會當即動作起來,召集“災禍協力隊”,機關居民疏散到鄰近的學校與公園———在日本,學校的建筑通常是最顛簸的,這些地方平常就備有應急的糧食、水與毛毯等物品。

?

整個過程中,區役所通過町內會下發的無線防震報警器會發揚需要浸染:不只能通知居民避讓地動,并且由于地動屢屢引起火警,區役所還能通過掌控風向,秘密住民切確的逃竄傾向。

?

?

《各人看日本》

胡一平 滿凱艷 李馨 主編

中央編譯出書社

題圖來歷:福建省人民政府外事辦公室

為您推薦

威客网络兼职怎么赚钱